model History in JP

「模特兒小姐的烈焰紅唇,吸乾了男士們的心肝」日本模特兒史

Photo Credit: leiris202@flickr CC BY 2.0

活生生的模特兒女孩首次在資生堂化妝品店登場的時間,是1929年的6月。一名穿著西洋服裝的模特兒,拿著宣傳用的大型廣告板,站在資生堂店面的展示櫥窗前,街道上有許多人聚集圍觀。新販售的商品,是與美國基爾莫頓公司合作所製造,名為「資生堂新混合」的牙膏。報導指出,模特兒的人氣絕頂,這回的宣傳達到了「預期以上的效果」。

模特兒女孩的魅力

川路柳虹在〈人類觀賞〉(《資生堂月報》第64號,1930年1月)一文中,對於資生堂化妝品店內的模特兒女孩,寫出了如下的敘述:「近來,出現了展示在櫥窗內的生人模特兒。在資生堂的展示櫥窗中也可以看見。漫步的銀座的人們,黑壓壓的宛如黑山一般地聳立在窗前。活生生的人類,像是人偶一般的站立著供人觀賞,也算是激起人類好奇心的一種手段吧。」

??????????_混合日」照片
Photo Credit: 資生堂的文化裝置
收錄於《資生堂月報》第58號(1929年7月)中「模特兒小姐活躍的新混合日」照片。由店內拍照,將模特兒與圍觀的路人一同取景收錄在鏡頭下,是十分稀有的照片。在這篇報導中,不只是資生堂的展示櫥窗,也刊載了在高島屋和服布料店與三越新宿分店所拍攝的照片

川路氏在巴黎未曾見過活生生的模特兒女孩如此站在櫥窗內展示。歐洲的模特兒會穿上時尚的衣裝,在店內讓顧客們看見,卻不會站在櫥窗內供人觀賞。因為那是人偶模特兒的工作,人偶是依據「能夠最為協調地展示出衣裳與形式」的標準而製作出來的工具。為了能夠更為突顯衣裝的色彩,而有黑色、棕色與灰色等各種顏色的人偶模特兒,更有許多是以「立體派的多視點表現式的直線、曲線」為特徵的人偶模特兒,被展示在玻璃櫥窗內。

如果不把場所侷限在資生堂化妝品店,關於模特兒女孩初次登場的時期,則可以再向前追溯一些。根據今和次郎主編的《新版大東京導覽》(1929年12月,中央公論社出版),「昭和三年春天,在大禮記念博覽會的百貨公司特設館內,高島屋的展示場中便擺設了一位活生生的模特兒,讓鄉下來的土包子們──喔不,就連東京人們──驚為天人」,因此成為「模特兒在東京的初次登場」。不過,如果說這裡所說的模特兒,指的是模特兒穿著衣裝進行宣傳的意思,那麼大禮記念國際振興東京博覽會便不是頭一遭。在〈模特兒的出現〉(《婦人畫報》1927年11月)一文中,便寫出了1927年秋天,各家百貨公司開始利用「模特兒」作為「最新流行衣裳的宣傳方法」。這個時期,擔任「模特兒」任務的是電影或演劇的明星們。

「腳部模特兒」
Photo Credit: 資生堂的文化裝置
《朝日畫報》1930年5月21日號所刊載的「腳部模特兒」。是讓「模特兒小姐只露出雙腿」在展示櫥窗外的照片。在巴黎,基本上只會讓人偶的模特兒出現在展示櫥窗內,可說是一張例外的照片。這雙美腿吸引了男性們的視線。光是稀奇的展示方式,便可說是「吸引力百分百」的效果

關於世人對於模特兒的評判,閱讀北越未知男的《現代諷刺胡說八道》(現代諷刺ナンセンス,1929年3月,朝日書房出版)一書中的〈模特兒女孩〉,便能明瞭。在位於「丸之內地區K大廈中的H公司」中工作的上班族S表示,他聽見「今晚起,在銀座的某間和服布料店的展示櫥窗會出現模特兒女孩」的風聲,便在喝了洋酒後前往湊熱鬧。在展示櫥窗前,聚集了許多人。在四位模特兒女孩中,S因為其中一位模特兒女孩的「魅力」,而被迷得神魂顛倒。在隔天、後天,S也固定前往展示櫥窗前報到,最後甚至向妻子提出離婚的要求。殊不知那位讓S心醉神迷的模特兒女孩,正是S的妻子。面對茫然地不知所措的S,妻子說道:「女人只要願意化妝,就可以隨心所欲地變身成任何樣子。」

〈模特兒女孩〉的插圖
Photo Credit: 資生堂的文化裝置
在《現代諷刺胡說八道》一書中〈模特兒女孩〉的插圖。其中寫道:「在展示櫥窗前,從擁擠吵嚷的人群背後,奮力地鑽擠,才終於看見前方的模特兒女孩。」從插圖中所看到的「人群」,全是男性。S的感想為:「雖然大家都很漂亮,但是在四位之中,最右方的模特兒女孩除了美麗之外,還讓人感受到難以形容的絕佳魅力。」感想的內容完全沒有提及模特兒女性所宣傳的商品(時尚衣裝)

男性注視著模特兒女孩的目光,是一種帶有性意味的視線。「要說這瓶美顏化妝水的特徵,第一便是膚色會顯得白皙……」,對於模特兒女孩的商品說明,現場並沒有人在認真傾聽。明明是宣傳女性用的化妝品,周圍環繞的卻全是男性。他們奮力地將身子向前探,彷彿就像是盯著眼前美味獵物的狐狸一般,目不轉睛。「模特兒小姐的烈焰紅唇,吸乾了男士們的心肝」,如同文字所示,男性視線的焦點並非是化妝品,而是模特兒女孩。「看起來好像對我有意思呢」,男性們在心中暗自竊喜,因而每日前往模特兒女孩的展示場報到。

丸大廈模特兒俱樂部的成員麗子,以飯店為家。──M飯店的房間中有一張大床舖。角落的桌子上則是陳列著葡萄酒、艾酒(Absinthe,又稱茴香酒。)、利口酒(Liqueur,餐後甜酒。)等酒瓶,一旁的櫃子上,則裝飾有紅色橡膠製的XXX與XXX與OOO等。

這間M飯店的房間,除了是麗子的住居之外,同時也是工作的場所與販賣物品的場所。麗子可說是不分晝夜的工作著,真是精力充沛。

麗子白天在百貨公司及大商店中擔任模特兒,夜晚則是在這家飯店中,努力經營著自己的生意。

在此引用壹岐春子《情慾・情慾東京姑娘百態》(1930年1月,誠文堂出版)中〈模特兒女孩〉篇章的其中一個段落。書中描寫白天的模特兒女孩,晚上化身為賣春女子的故事。從西尾信治《東京・情慾・全開・遊行》插圖中所看見的性慾視角延伸來看,模特兒女孩夜晚賣春的舖陳也得以成立。不過,性慾視線的對象並不只是模特兒女孩。翻開《情慾・情慾東京姑娘百態》的目錄,可以看見「百貨公司小姐」、「電梯之吻」、「打字機之愛」、「辦公室人妻」等小標題羅列。這個時代的職業女性,不僅常常成為世人揶揄的對象,同時也是暴露在性慾的視線之中。

第二章〈東京女孩的情色〉
Photo Credit: 資生堂的文化裝置
在西尾信治《東京‧ 情慾‧ 全開‧遊行》一書中的第二章〈東京女孩的情色〉曾提及,與歌舞女郎的舞者相同,模特兒女孩的工作條件,也是必須吸引眾人目光聚集在自己身上。在此意義下,便十分明顯地顯示出,視線之中所存在的性慾問題

換個角度來看,可以看見模特兒女孩的另一種風貌。淺原六朗《都會的素描派》(1929年10月,中央公論社出版)中,收錄了〈模特兒女孩素描〉一文。

在作品中登場的是A女士,在丸大廈內設置辦公室,正在「四面八方地開拓這項新職業的未來方向」。在面試中,前來應徵模特兒的女孩,「其身軀姿態的線條十分優美,但鼻梁扁平」,A女士在這位女孩的面前反覆地自問自答、喃喃自語道:「模特兒女孩並非是給男性觀賞用的。主要目的是要讓女性觀看的緣故,這樣的五官,反而較不會引起同性的反感」、「即使是這樣的女孩,也還是可以將服裝的美感印象傳達到觀者的眼中。」先不管實際上究竟是否為自問自答的狀況,站在經營者的立場上,想必決定模特兒女孩的錄取條件之一,便是錄取者是否能夠「抓住女性們面對流行的心理」,讓女性消費者甘願「掏出錢包」購買宣傳的商品。

同場加映

本文摘錄自《資生堂的文化裝置:引發時尚革命的美學教主》,蔚藍文化出版
*透過以上連結購書,《關鍵評論網》由此所得將全數捐贈兒福聯盟

shiseido

書籍介紹

百年前,如何全方面打造東京新時尚?資生堂不只是領導了時尚、衣裝、化妝和髮型,還與巴黎連動,成為了當時商業設計、美術、飲食文化的流行信號發射台。除了化妝品事業,更發行《流行畫報》《花椿》《御婦人手帳》……等等雜誌,並推動新藝術運動,開設自己的藝術空間(藝廊),以及營運引導食尚潮流的喫茶部……

這是一場摩登美學挑戰傳統的文化戰爭;這是一次喚醒人們身體意識的精神革命;無論你是否用過化妝品,都已經深受影響。

責任編輯:劉怡廷
核稿編輯:楊之瑜

精選書摘

TNL精選書籍,讓你站上文字巨人的肩膀,遠眺世界。

更多此作者文章