Food Memories

療癒便當裡的食物記憶,專訪不務正業男子Ayo

Photo Credit: 王晨熙 ,BIOS Monthly提供

說到「便當」,你腦中第一個迸出的畫面是什麼?小學每天媽媽早上準備好,幫你放進可以加溫的便當盒裡帶去學校當中餐的畫面、值日生們提著一籃一籃的便當走去蒸便當室幫同學們加熱,或是像日劇中為喜歡的人準備中餐一起在頂樓上面吃?

文字:Johnny|攝影:Johnny|Special Thanks:別所 Shelter

在instagram上分享自創便當而漸受注目的不務正業男子Ayo,訪談當天他穿著簡單俐落、講究機能的打扮,很難想像這樣的一個年輕男生興趣會是做菜。

問起開始做菜的動機,他微帶靦腆地笑說是被日本《中華小當家》這部動畫所影響——小當家裡面切菜切到都飛起來、背景有仙女飛舞這些誇張的效果,讓讀小學的他覺得實在太炫了,進而讓「做菜似乎是件很有趣的事情」深植在他心中。由於父母親的原因耳濡目染下,最初想要和弟弟一起聯手開咖啡廳、甚至一起設計菜單的小學生Ayo,過了十幾年後,的確是成為了一名「不務正業的小當家」。

「食物記憶」是Ayo做便當時重要的靈感來源

小時候,Ayo的媽媽和外婆常常在廚房裡忙進忙出,一直想要參一腳湊熱鬧卻總是被拒之門外,最多在外面幫忙切切菜,並沒有機會向媽媽或外婆學習料理。他說媽媽做菜很厲害,當時,媽媽會在早上到市場買菜烹飪好後會中午送到學校門口來,他總是有著熱騰騰剛煮好的便當可享用。

DSC01040
credit: Johnny Hu

一直到身為老師的母親工作繁忙,在Ayo小學約三年級之後就很少煮飯,所以對於「有媽媽味道」的料理,這美好的記憶就凍結在那時候不再前進。長大後吃便當時往往會回想起當時的情境,而在做料理的時候,透過食物和過往記憶串起了時空的連結。

現代人太容易遺忘許多事情,但對Ayo來說藉由烹飪,就能夠保存某些特別時刻。所以自然而然也有談戀愛、失戀等各種不同人生時期的相關料理,Ayo笑著說,一道菜時總能提醒他各式各樣的經歷。思鄉心切時也藉由煮煮母親的料理,例如蔭豉蒸排骨、栗子燒雞等,來一解鄉愁。

最初只是看到日本主婦們常會很用心地設計便當的樣式,而開始動了嘗試做日式便當的念頭。但現在的Ayo不會去刻意劃分台式或日式的菜色,對他來說,「模仿」都只是別人的東西,最重要的還是想將自己的心情與心意,有家常菜的美好記憶灌注到便當裡頭。

受到更多人的關注後,Ayo的料理精神也影響到了一些人,例如室友的學妹會開始自己帶便當,也有其他人開始和大家交流做菜心得。前陣子辦活動,有個正在服兵役的小弟為了能參加Ayo的烹飪課程,一早上午六點放假出營區,就特地衝來東區參與,他在上課過程中眼睛一直閃閃發亮,非常認真,完成後試吃也不停地讚嘆,讓他感到十分地幸福。

紅燒肉/雞湯煟豆腐/栗子燒雞都是Ayo向媽媽偷來的拿手菜,喜歡逛傳統市場,挑選台灣自產且新鮮的食材為優先。市場逛久逛熟了,有攤販給他老家自種的蔥,他形容那滿屋香氣給我們時格外興奮;豬肉攤的阿哥在他買肉之前都先要詢問過他這次要做何種料理,再照阿哥對豬肉的深厚知識推薦不同的部位給Ayo。新鮮又充滿人情味的傳統市場以及這些市場裡的「前輩們」,使Ayo一路走來從他們身上受教不少,也更懂得食材的特性以及品質辨別。後來甚至有隔壁大樓的先生跑來給錢(或菜)請他來準備自己每天的餐點,這些我想也是「食物記憶」所帶來與每個人的碰撞火花及交流。

為自己而做到後來為陌生人做便當,變成了工作的「使命感」,我本猜想會讓Ayo感到不適,他卻給了我相反的答案——「外婆和媽媽做菜給親人的心意」——他一直告訴自己得用這樣的心情,來傳達給更多的人。

但當興趣轉變為職業之後,挑戰和阻礙也會接踵而來。

每次辦活動,所需的準備量都十分龐大,而目前Ayo都還是在家裡備料烹煮,每次估計份量和分配和漫長的製作時間,都是一大挑戰。所以在做菜的過程中,也能體會到自己在成熟度或性格上的不足。自炊或團膳的處理方式大不同,非常依賴經驗的累積,每次一遇到狀況,陷入絕境也就更能讓Ayo認清自己的實力和極限,唯有讓自己的心智更加強健來面臨問題,才能達成更艱困的任務和成就。而渡過了難關再回過頭來看自我的成長,這喜悅之情及成就感總是無法言喻,這點肯定是要放心進去做事的人才能感受到的心情。

DSC01036
credit: Johnny Hu

「一樣米飼百樣人」,做菜的人個性也當然千千百百種。Ayo舉例了自己的師兄Soac,個性熱情、狂野,從Soac的料理中能清楚感受到這人的生活態度——雖然不走繁複的程序或精緻化的料理,但一口吃下去即可嚐到他好客又海派的個性。那這樣至於Ayo自身呢?他自認像是個「囉唆的媽媽」。加上是台式家常菜、又帶著「媽媽的味道」的強烈意念下想重現那滋味,或許品嚐Ayo料理時真的會像中華一番一樣,只不過可能是每位媽媽在關切叮嚀的模樣浮上腦海?

能吃到家裡的菜是件很幸福的事情,Ayo也希望吃到他的菜的人能從中感受到。期望有人能因為吃到他的料理,受到感動而開始自己動手做菜,或去和家人交流、傳遞感情。除了辦活動及在網路上與大眾分享之外,Ayo也有計畫出書接觸到更多不一樣的觀眾,以便當為主分享更多的做菜撇步與心情雜語。在Ayo的IG上面不難發現,他喜歡碎碎念分享心情,並想保留這部分讓讀者感到更親切,不管從料理或照片,都傳遞了他溫暖的心。

Ayo也推薦給想試著動手煮菜,又苦無時間和精力的外食族的一項利器——絞肉類食品。一大包豬絞肉,可以做洋蔥肉燥、肉丸子或漢堡排等等變化多樣。沒時間上菜市場買菜則可利用假日,一個週日把下一整週的食材買好,回家即可開始處理、調味再冷凍與搭配小菜。絞肉可製作的料理多元豐富,適合忙碌生活的人選擇,不用花過多的時間就可以天天嚐到不同的菜色。

趁著訪談的尾聲,我逮住了這個機會詢問Ayo的台北餐廳口袋名單:Gēn Creatve昭和食堂老牌張豬腳樂山娘林森店村子口小林海產店。每想到一間就讚嘆不止,說這間的哪些菜非常厲害,我也很開心自己的手機地圖上又新增(偷)了許多待去地點來善待自己的胃。

在回家路上我想起之前某個時段在外國工作,每天都有大量的時間來和自己相處,煮飯也就成了我那時一解孤寂的活動之一。從在市場挑選食材、找食譜、個人鹹淡口味偏好的調整等等......都能從許多細節中察覺到自己做事的一套習慣與邏輯,又想起會和一群台灣友人晚上一起崩潰大喊各種想念的台灣小吃,各種腦海中的「食物記憶」憑著想像不斷竄出。假使當時那邊也有個像Ayo的人存在,我鐵定成為忠實顧客。

同場加映

責任編輯:劉怡廷
核稿編輯:楊之瑜

Johnny Hu

最近熱到每天都覺得要中暑脫水而亡,很懶得和人約,僅此公告。

更多此作者文章